把可乐倒入B里 宝妈们说说最爽的一次

时间:2021-02-24 16:16:23 人气:

怒火灼的陆炎亭五脏六腑都生疼,他低头看着地上的Nvren,近乎咬牙切齿的开口:“童薇,你真让我恶心。”

说完这句话,他都不愿多看一眼地上的Nvren,直接转身一脚踹开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童薇捡钱的手终于顿住。

晶莹的泪水滚落,一颗颗打在大洋硬币之上。

她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轻声咳嗽,咳着咳着,一抹鲜血,就从指缝里漫出。

她低头,看见手心的殷红,蓦的苦笑。

她让人感到恶心么。

但没关系的,陆炎亭,很快,你就看不见恶心的我了……

因为……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呀……

夜。

上海城,少帅府。

西式的小洋楼里,童薇穿着红色的旗袍,坐在喜床之上,整张脸色惨白如纸。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而她的新婚丈夫,是整个上海城最尊贵的男人,陆少帅。

可整个上海城,却没有人会羡慕她。

因为谁都知道,陆少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阎王爷,短短三年内,已经娶了六任新娘。而那六个如花似玉的新娘,却没有一个活过了新婚之夜。

有人说陆少帅是命里克妻,生生克死了那六个新娘;也有人说陆少帅是生性残暴,在新婚之夜活活玩死了那六个新娘……

这些传闻童薇全都知道,可哪怕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成为了陆家的第七任新娘。

只为了那一千大洋的聘礼。

因为只有有了那一千大洋的聘礼,她才能救下病重的父亲。

心里虽然明白自己别无他法,可童薇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她听说中这陆少帅手里沾染着万人的性命,彪悍黑面,丑陋至极,是个修罗一般可怕的人物。

想到这,童薇抓着旗袍的手止不住颤抖,而就在这个时候——

哐!

喜房的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道穿着黑色军装的高大身影走了进来。

童薇惊慌失措的抬起头,可再看见眼前男人面容的瞬间,她突然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陆炎亭!”她蓦的从床上起身,面色煞白如纸,“你怎么会在这!”

陆炎亭看见她脸上难以置信的震惊,眸底闪过浓郁的讥讽。

“我为什么会在这?”他上前一步,一把捏住童薇的下巴,神色嘲讽至极,“这是我的新婚之夜,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童薇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在刹那间褪去。

她看着面前男人胸口象征着军功的勋章,终于明白过来什么,惨白着脸色,近乎踉跄的倒退一步。

“你……你是陆少帅?”她声音发颤,“你……你骗了我!”

她明明记得,当年她遇见他的时候,他说自己不过是一个退伍的士兵,身无分文,所以父亲才将他收留在家。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的真实身份是陆少帅,整个华南地区身份最尊贵的将军!

“是啊,我是骗了你。”面对童薇的质问,陆炎亭却只是冷笑,“如果我不骗你,我又怎么能看清你是如何嫌贫爱富的一个贱人?”

三年前,他遭心腹背叛,在路上受到刺杀重伤,险些在街头丧命的时候,是童薇将他捡回了家。

他至今都忘不了那是一个雪夜,他倒在街头,看见一个穿着粉色洋裙的女孩从汽车里跑下,蹲在她身边,不顾他身上的血污沾染了她漂亮的裙摆,只是一脸担忧的开口:“这位军爷,你还好吧?”

她将他带回家,请人给他看病,亲自照顾他,甚至在他骗她他只是一个退伍的普通军人时,身为烟草富商之女的她,也没有丝毫的嫌弃。

那时候,陆炎亭是真觉得自己遇见了这辈子的真爱。

他这辈子受过太多谄媚和示好,可童薇却是第一个在不知道他的身份时,毫不犹豫的对他好的人。

可就在他故作勇气要告诉童薇自己的真实身份时,童薇却告诉他,她要同他分手。

他震惊愤怒,大声的质问她为什么,可童薇回应他的,却只是一声冷笑。

“陆炎亭,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时隔多年,陆炎亭都还清晰的记得童薇当年脸上那轻蔑的笑容,“我堂堂烟草行的千金,又怎么可能看到上你这么一个退伍的穷小子?我不过是和你玩玩罢了,你竟然还当真?”

回想起当年的一切,愤怒和失望在那一瞬几乎要让陆炎亭窒息。

他眼底闪过狂怒的怒火,一把将童薇身上红的刺眼的旗袍,给撕成了碎片。

“童薇!”他欺身而上,重重的将童薇压在床上,怒吼,“你不是看不起我么!你不是觉的我配不上你么!可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不还是要求着嫁进我的少帅府,我倒要看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资本骄傲!”

话落,他甚至都不给童薇开口的机会,就直接将她的身子狠狠贯穿!

没有任何铺垫,也没有任何温柔,只是宛若嗜血的兽一般狠狠撞击,仿佛要将身下的女子撕裂!

看着房间的一切已经陷入平静,我的心也开始缓缓的平静下来。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肌肉也放松了很多。

  小李也是一样,他躺在妻子的身边象一条离开水面的鱼一样,张着嘴,大口的的喘着粗气。看来,刚才在妻子身上的一番折腾,耗费了他不少的体力。

  我看着浑身赤裸的小李,一种莫名的厌恶感从心底油然升起。就是这个还涉世未深的大男孩夺走了妻子为我坚守了10年的贞洁,我在心里不停的劝告自己;这并不是他的错。但依然没有作用。我甚至有一种冲进去暴打他一顿的欲望。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各自忙活着自己的想法谁都没有作声。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墙上的石英钟在滴答滴答的走着,在寂静的卧室里显得格外清晰。

  还是妻子最先结束了自己的保留措施。她先是挺了一下高翘的臀部,然后慢慢小心的坐直了身体。还不放心的用手在下体处摸了几下。她发现已经没有牛奶从入口里倒流出来了,这才大胆的站到床边,把内衣穿上。

  小李听见了旁边有声响,睁开眼睛侧头一看。发现妻子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他连忙也跟着坐起来。慌乱的在地板上拣起自己的衣裤就套起来。看来经过刚才他的发泄,体内的欲火得到了释放,人也开始变的清醒了许多,知道这里不是他可以肆意享受的地方!

  看见他们都已经穿戴整齐了,我连忙偷偷的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假装对着无味的电视看起来。

  一会儿,卧室的门打开了,小李低着头小心的走了出。他来到我面前,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害怕的对我说:“经理,我回去了。”

  “哦,”我故意装做刚从电视的情节中回过味儿来。“完事了吗?”我的口气尽量装的很无所谓的样子。

  小李听见我这么问他,脸憋的更红了。嘴里吱吱呜呜的也不知道在说了些什么。

  我看见他这么尴尬的样子,心里的憋闷也似乎发泄了不少。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要回去了?我开车送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小李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自己回去就好了。经理,那……那我先走了。”

  “好吧,你先回去吧,我再想起什么事,回头再和你说好了。”我点头答应着。

  “哦。”小李答应了一声,快速的走向门口,急急的推开大门就冲了出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感觉自己好象在梦中一样。“妻子就这样被别的男人玩弄了?”我苦笑着自己反问着自己。似乎还是没有完全从心里上接受这个事实。我呆坐了半天,突然一下子跳起来,大步走到卧室。

  进了卧室,看见妻子已经穿戴着很整齐的坐在床头发呆。她听见了我的脚步声,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嘴里想说着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和妻子说些什么。我无言的走到妻子身边,一屁股坐在她身边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着了,狠狠的吸了一大口。

  我和妻子都沉默了很久,谁都没有先开口。卧室里的气氛变的越来越压抑起来。其实我并不想造成这种让人窒息的气氛,只是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妻子先开口了;她抿着嘴唇,牙齿咬着红润的下唇,犹豫的转头对我说:“老公,你……以后会不会嫌弃我?”

  我勉强的开口笑了笑,想尽量把自己的面部表情调整的平和一些。可是脸上的僵硬肌肉让我的笑容反而显得很诡异。妻子看见我脸上怪异的笑容,眼圈马上红了,一些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我就知道最后会是这样。”妻子话语中已经明显带着一丝哭腔了。

  看见妻子委屈的表情,我的心不由得为之一软。毕竟事情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温柔的妻子只是一个被动的受害者。

  “没有啊,好老婆。”我尽量用温软的口气和她说着。“我知道,你也很委屈,不过你放心。老公是不会嫌弃你的。毕竟,你是为了老公才这么做的,老公怎么会嫌弃你呢?”说着,我把妻子轻轻的拥入怀中。

  妻子乖顺的靠在我肩上。娓娓的在我耳边说:“老公,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孩子,我也很喜欢。可是要是我这样的做法会让你对我心有桔梗的话,我宁可不要孩子了。”

  “别……别这想。”我连忙劝着妻子,“老公不会有想法的。我知道你这样全都是为了我,好了,别不高兴了,来笑一个。”我拖着妻子光滑的下颌,用手指在她鼻尖上来回刮了几下。

  “讨厌拉,把人家的鼻子都刮红了。”妻子不依的扭动了几下身体,脸上也露住一丝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