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㖭我b一个 他揉我下面

时间:2021-07-31 15:51:45 人气:

    女公关部长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也怪汤云平,意志薄弱,明知这娘们不能惹,却忘乎所以的接受。

    提起裤子,系好腰带,女公关部长狮子大开口。

    一万吨螺纹钢。

    汤云平大吃一惊,一万吨螺纹钢,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出货量。

    人家这是要搞垄断啊。

    当然不能答应,汤云平还了一嘴,顶多只给五百吨。

    开玩笑,五百吨杯水车薪。

    女公关部长往下降,降到五千吨,咬死不松口。

    汤云平的仓库里,正好有一万吨螺纹钢。

    别说汤云平不想卖,他要是卖了,白手他们几个大客户,非扒掉他的皮不可。

    几言不合,二人吵了起来。

    也怪汤云平,最后拿出三百块钱,说是辛苦费。

    女公关部长恼羞成怒,乘汤云平不备,狠踢他一脚,再赏了一个大嘴巴。

    白手听罢,没有笑话汤云平。

    可董培元和谢洪水早已笑倒在沙发上。

    “老汤,那女的真的是来买钢材的?”白手问道。

    汤云平吃不准,“应该是吧。以前从没来往过,只是见过面而已。不买钢材,上我这里干什么?再说了,她和她老板邱德铭,应该知道我与你的关系,没事来招惹我干什么?”

    白手看向谢洪水,“老谢,分析分析。”

    谢洪水道:“两种可能。一是中原地产公司确实缺钢材,病急乱投医,这才找到老汤的门上。二是囤积居奇,准备倒卖钢材,从中谋利。”

    董培元道:“第一种可能性基本是零。邱德铭来自北方,北方那几个大钢厂,他都能搭上关系。就这一点,咱们几个加一块都不如他。他要是缺钢材用,那咱们早就完蛋了。”

    汤云平道:“照这么分析,那他就是要炒钢喽。”

    炒钢,让大家想起了上世纪末的那一次。

    白手冷静的继续问道:“老汤,这次价格突然上涨,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们总结过,大概有三四个原因,正好凑在了一起。一是铁矿石价格突然上涨,上游涨,下游肯定跟着涨。二是螺纹钢的技术标准的提升,据说生产成本因此增加百分之五。三是进口钢材价格上涨,带动了国产钢材价格的上涨。”

    谢洪水道:“恐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商品房的使用寿命。原来要求是五十年,现在要求是向七十年看齐。”

    董培元道:“见鬼了。这么多因素凑一起,价格要是还不上涨,鬼都不会相信。”


 

    白手再问汤云平,“你算过没有,就现在的状况,如果钢厂停止供应,大概能维持多长时间?”

    汤云平思忖着道:“按一般情况,你们建筑商能维持半个月。而我们中间商呢,平均的库存,大概二十天是有的。但现在不行了,价格涨了一个月,估计我们的库存增加,你们的库存减少。所以,大概能维持二十五天到一个月吧。”

    白手不再开口,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汤云平与董培元和谢洪水三人,互相交换眼色。

    三人以为,白手瞅到了商机,要故伎重演,再玩一场炒钢大战。

    思考完毕,白手问道:“老汤,你手头还有多少库存?”

    “一万吨啊。”

    “我要三千吨,市场价,现金交易。”

    “你要干什么?”

    “自己用啊。”

    “真的是自己用?”

    白手点着头道:“我手下的四个建筑公司,平均只有九天的库存了。个个要命似的追着我,我得给他们定心丸啊。”

    汤云平不相信,董培元和谢洪水也不相信。

    “小白,给句实话,你是不是又要炒一把?”汤云平非常认真的问道。

    “不炒,这回真不炒了。”

    “真不炒了?”汤云平还不死心。

    白手笑道:“老汤,你是钢材大王,举足轻重。我要是炒钢,不可能把你甩掉,除非我是个傻瓜。”

    也是,真正能撬动钢材市场价格的人,是汤云平这样的供应商,也就是中间商。

    当然,白手是大户,大户不愁没有原料。

    这方面白手想得很明白。

    像腾飞集团公司这样的龙头企业,如果向市政府求助,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

    白手从来不用这招,坚持保留,才最有价值。

    大家的分析是对的。

    每当价格波动,总是从中渔利的最佳机会。

    都是老江湖了,不会不知道这是机会,也不会轻易的错过机会。

    问题是这个机会是正还是负。

    白手权衡利弊,决定不参与这次炒钢大战。

    向汤云平买了三千吨钢材,实际还不能保障正常生产。

    白手有别的渠道。通过十厂的领导刘守谦,以计划价买到了五千吨螺纹钢。

    白手放心了。

    钢材价格从六月底涨到了八月中旬,涨幅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坐山观虎斗,好不痛快。

    电脑上有钢材市场的行情表,随时更新的。

    白手每天坐在大板台边,看着钢价噌噌的往上涨。

    老李和老顾及余全宝他们,都没有想到,白手这次能置身事外。

    八月十六日,全国召开建筑行业标准大会,正式确定两个条例。

    会议就在上海举行。

    一个是建筑技术标准,一个是建筑质量标准。

    腾飞集团公司是理事单位,不仅要派人参与,还要派人与会。

    白手决定,派老顾和余全宝出席,其他成员,一律是公司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及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