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经典书评心得感悟(2)篇

时间:2019-08-08 18:35:14 人气:

非暴力沟通

作者:马歇尔·卢森堡

著名的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能使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这就是“非暴力沟通”。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和“暴力”扯上关系。不过如果稍微留意一下现实生活中的谈话方式,并且用心体会各种谈话方式给我们的不同感受,我们一定会发现,有些话确实伤人!言语上的指责、嘲讽、否定、说教以及任意打断、拒不回应、随意出口的评价和结论给我们带来的情感和精神上的创伤,甚至比肉体的伤害更加令人痛苦。这些无心或有意的语言暴力让人与人变得冷漠、隔膜、敌视。非暴力沟通能够:疗愈内心深处的隐秘伤痛;超越个人心智和情感的局限性;突破那些引发愤怒、沮丧、焦虑等负面情绪的思维方式;用不带伤害的方式化解人际间的冲突;学会建立和谐的生命体验。

「非暴力沟通」经典书评心得感悟 第(1)篇

【非暴力沟通】学习笔记非暴力沟通的第一步表达感受,而不是评判。非暴力沟通的核心是当一个人的情绪受伤时,是人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主要的是寻找需求,而不是发泄情绪,情绪是双刃剑,会伤害到自己。非暴力沟通的步骤:①讲出事实;②讲出你的感受,不要带有感情的评判;③讲出为什么;④讲出情绪具体的要求。常见造成暴力沟通的因素:首要因素是道德评判;第二因素是进行比较;第三因素是回避责任,(一旦我们意识不到我们是自己的主人,就会是一件恐怖的事)。第四因素是强人所难。非暴力沟通的方法:①区分观察事实和评论。(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这是名言)②讲感受。③讲感受的根源。④请求帮助表达要求,说出不要什么的同时也要提出要什么,明确谈话的目的。学会把“不得不”换成“选择”可以减少负面情绪,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情绪不同的态度会有不同的生活幸福度。情绪对人很重要。我们成长有三个阶段:①情感的奴隶。②面目可憎,推卸责任。③生活的主人称为自己情绪的主人。87页有哪些东西阻碍倾听?①建议②比较③说教④安慰⑤回忆⑥否定⑦同情⑧询问⑨纠正。表达感激的步骤:①对方做了什么让我很感动②你的哪些需求得到了满足③你现在的感受是怎样了。【二级反馈】人们都希望被别人喜欢得到别人的认可,这是人原始的本性。文中的小诗分享:【我从未见过懒惰的人 我见过有个人有时在下午睡觉 在雨天不出门 但他不是个懒惰的人 请在说我胡言乱语之前想一想 他是个懒惰的人 还是他的行为被我们称为懒惰 我从未见过愚蠢的孩子 我见过有个孩子 有时做的事我不理解 或不按我说的去做 但他不是个愚蠢的孩子 请在说我胡言乱语之前想一想 他是个愚蠢的孩子 还是他懂得事情和你不一样 我使劲儿看了又看 但从未看到厨师 我看到有个人 把食物调配在一起 打起了火 看着炒菜的炉子 我看到这些但是没有看到厨师 告诉我你看到的是厨师,还是有个人做着有件事情被我们叫做烹饪我们说有的人懒惰 另一些人说他们与世无争 我们说有的人愚蠢 另一些人说他们学习方法有区别 因此我得出结论,如果不把事实和意见混为一团,我们将不再困惑 因为你可能也无所谓,我只是想说这是我的意见

「非暴力沟通」经典书评心得感悟 第(2)篇

你真的以为打是亲骂是爱吗?

中国人有一句俗话叫“打是亲骂是爱”,常用于亲密亲系中,也常被用来劝架。中国人觉得父母和孩子之间、夫妻之间,打一架或者吵一架,更能增进感情。

电视剧《好爸爸·坏爸爸》的主题曲,还把这一幕写进了歌词:

好爸爸,好爸爸,我有一个好爸爸

哪个爸爸不骂人,哪个孩子不挨打

打是亲来骂是爱,还是那个好爸爸

在中国人眼里,父母打孩子、夫妻吵架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在大街上,看到夫妻之间起冲突的,都没人去劝架,还让一部分犯罪分子得了空子。

一提到暴力,人们首先会想到拳头、棍棒、刀枪,街头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影视剧里黑帮拿着枪追杀着仇人,或者家庭里,丈夫对妻子或孩子的动粗。其实,暴力不仅限于此,还有一种暴力常常让我们忽视,那就是语言暴力。

说到语言暴力,有人会说,我天生不会骂人,连句脏话都说不出口,我不是一个暴力的人。

其实,每个人每天都在用暴力语言与同事、领导、陌生人,甚至家人进行着沟通与交流。只是没有意识到而已。尤其,是在亲密关系中,语言的暴力更明显。

在《非暴力沟通》中,马歇尔·卢森堡教授便提到了语言暴力对一个人的伤害。马歇尔·卢森堡是国际非暴力沟通中心的创始人,全球首位非暴力沟通专家。

他多年从事心理学的研究,在实践中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非暴力沟通。这种沟通方式教人如何倾听别人的内心,体会别人的需求,从而使沟通更愉快高效。

请抛弃你的有色眼镜

在见到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先评价一番。即便这个人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做一个动作,我们也会从他的衣着、长相上来判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中国人还很信奉看相学,试图通过相面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与机遇。

他衣着整洁,穿着名牌,我们便判定他是一个富人。若是指甲剪得整齐,头发梳得油光可鉴,便断定这个人有良好的教养。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就带了几分尊重。

若是相反,一个人穿着邋遢、蓬头垢面,哪怕你离他还有一定的距离,也会赶快离开,深怕他会过来骚扰你。

马歇尔·卢森堡在书中提到,在沟通的时候,常常会带有个人的评判,也就是说带着自己的主观印象去和别人聊天。

在亲密关系中,人们还会强人所难地进行着各种比较。尤其是家长拿到孩子的成绩单,或者聚会上,家长都会拿出孩子来对比一番。从不考虑孩子的感受,甚至有的家长认为这是在很好地教育孩子,没有对比就没有成长嘛。

为什么人们对暴力语言乐此不疲呢?即使自己在承受着深深的伤害,聊天的时候依旧不会改掉这样的恶习。对此,马歇尔·卢森堡说,人们使用暴力语言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四点:

道德评判

互相比较

强人所难

回避责任

有时候,孩子犯错了,家长问他为什么要犯错,他便会说,是某某让他去做的,以此来逃避自己的责任。作者在书中举了纳粹的例子,问他们为什么会杀那么多人。他们说,那是命令。却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做的后果。

别人犯错的时候,我们常常不问原因地吼回去;受了委屈时,我们常常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人倾吐着自己的不易;只是堵个车,我们可能会抱怨整整一天;和服务人员谈话下,我们常常居高临下,硬要逼得别人觉得愧疚才罢休……这些负面情绪都是语言暴力,它不仅让我们内心不舒服,让听到的人也感受很受伤。

抛弃掉道德评判、互相比较、强人所难、回避责任,再来进行沟通,无论是亲密关系、谈判场上,还是职场上的关系都会改善不少。

固有的观念让人们认为有色眼镜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在《非暴力沟通》中,作者却建议抛弃掉有色眼镜再来沟通,会达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好好说话就能避开语言暴力的雷区吗?

劝架的时候,人们常常会说,要好好说话,别动气。好好说话,就能避免不吵架吗?好好说话就能高效沟通吗?

好好说话,是基于用套路去说服别人、把话说的漂亮得体以赢得别人的尊重。与书中作者提出的非暴力沟通是两个概念。

在《非暴力沟通》中,马歇尔·卢森堡把非暴力沟通的技巧归结为四个因素:观察、感受、需要、请求。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先留意发生的事情,清楚地表达出观察的结果,说出哪些需要导致那样的感受,最后提出具体的请求。

说白了,就是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抱怨、吐槽、发牢骚,而是要体会和问出别人真正的需求。

“你就是个懒虫。”

看到孩子脱下衣服直接扔到沙发上,一个妈妈脱口而出。

回到家里,看到老婆爬在地上和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厨房里冷锅冷灶,丈夫上班累了一天,回家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这时候会说:“你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连饭都不知道做,真没用。”

想要进行非暴力沟通,就要先扔掉那些主观印象,只看事实,说出自己的感受,对于这样的事实,你是失落了还是开心的,接着说出哪些需求导致了这样的感受,最后说出自己的请求。

像上面那个例子按照书中的方法就可以这样说:“老婆,上了一天班我很累,回来想立即吃到饭,可以吗?”或者“老婆,我来陪孩子玩一会儿,你去为我们做美味的晚餐好不好?”

看起来是不是很简单?第一次阅读这本书的时候,对于希求干货满满的我来说,觉得作者的方法过于简单了。当我第二次读的时候,终于理解了作者的本意,发现还是我理解得太狭隘了。

人们常说要达到心灵沟通的层面,却忽略了彼此戴着厚厚盾牌,怎么能让人触及到内心?就像两只刺猬取暖,若不拔掉全身的刺,只会让对方更受伤。

无论是在亲密关系中,还是在工作中,甚至是在谈判桌上,放下固有的观念,仔细体会别人的需求,这都是达到高效沟通的首要条件,可是我们常常没有耐心去倾听别人。

为什么人人都喜欢情商高的人?

从会说话开始,我们就被教育要学会去赞美一个人,“你真漂亮”,“你这件衣服真好看”,“你真聪明”,一开始或许我们得到了别人的认同,觉得自己是个情商高的人。可是,渐渐地,你再如此说的话,别人就会觉得你太虚伪。

这时候,你会觉得很委屈,从小就被教育要学会夸人,甚至说学会夸人是交朋友的前堤。为什么就错了呢?

实际上,我们的赞美太流于表面,并没有真正地到达别人的内心,所以别人感受不到真诚,便觉得你太虚伪。

真正去赞美一个人,是需要一个过程的。马歇尔·卢森堡在书中提到,想要赞美一个人,要从以下三方面出发:

对方做了什么事情使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我们有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

我们的心情怎么样

在生活中,人人都喜欢情商高的人,情商高的人懂得察言观色,更会放低姿态,幽默风趣,轻松能将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暴风雨,化解于无形,与他们相处让人觉得很舒服。其实,情商高的人,便是熟练地运用了非暴力沟通的四要素,能够不带情绪地与人交流,体会到了别人的需求。

在这个处处都讲求高效率的社会里,我们都追求高效的工作效率,别让沟通轻易阻碍了我们的效率。

因为《非暴力沟通》告诉我们:“当我们褪去隐蔽的精神暴力,爱将自然流露。”